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新一轮“东北振兴”,这次真的有戏吗?

新一轮“东北振兴”,这次真的有戏吗?

摘要:东北的基础设施过去很多年领先全国,结果……

本文为“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公号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另,授权转载时还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

撰文| 张银银

东北将再出发,中央给的第一个大礼包就是真金白银,1.6万亿元的巨额投资。

8月22日,我国发改委印发《推进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三年滚动实施方案(2016-2018年)》,分年度明确了137项重点工作和127个重大项目,预计总投资规模在1.6万亿左右。

对于投资界来说,巨额投资意味着巨大的机会。对于普通公众来说,关心的是,新一轮东北振兴有戏吗?

壹|东北困境及深层次问题

首先,“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总结和回顾一下东北目前的情况。

1、经济困境明显

2016年上半年,各省份的经济数据都已经出炉,基本延续了2015年的走势,东三省除了吉林略好之外,黑龙江、辽宁表现都不好,特别是辽宁-1%的增速极为难看。

实际上近几年来,整个东北地区的经济表现一直不好,无论增速还是、固投、工业增加值、外商直接投资均大幅回落。此外,还有国企困境、债务违约、财政压力……

图1.2015年各省区市GDP名义和实际增速 图片来源|网络

如图,2015年,辽宁、吉林、黑龙江省的GDP实际增速分别仅为3.0%、6.5%和5.7%,名义GDP增长率为-0.3%、3.4%和0.3%,都处于倒数位次。

2、较为单一的经济结构

重工业、资源型为主导,抗风险能力弱。2008年“4万亿”刺激后,叠加产能过剩。

2014年东北重工业占比仍维持在78%,高于全国不到70%的平均水平,尤其是黑龙江和辽宁省重工业占比分别高达80%和79%,且多集中在钢铁、煤炭、石油等产能过剩行业。

其中又以央企、国企占比为主,非公经济发展滞后。

黑龙江2014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仍高达67.8%,远高于全国不到20%的平均水平。

图2.东北工业比重和全国比较 图片来源|刘晓光、时英

当然,这个局面不都是东北自己的错,有历史原因。

3、商业环境不佳

重工业、国企主导,营商环境可想而知。

刘晓光、时英在《东北能否走出“单一经济结构困局”》一文中称,扭曲的政企关系带来的寻租依赖和对优良资本的排斥,使得东北地区招商引资难以取得实效。

某项针对我国七大地区营商环境的调查显示,在2001-2011年期间,曾在东北开展投资或有实际经营的外地企业中,有66.4%的企业“已停止在东北地区经营”或“在未来5年内有离开意愿”。而在这些企业中,51.3%的企业认为在东北地区发展遭遇到的最大阻力,来自于“当地政府以及相关政策”,而该数值在华北为40.1%,西北为39.9%,西南为38.6%,华中为29.7%,华东为18.9%,华南为17.6%。

贰|辩证看待东北经济基础和人口流失

《辽宁经济断崖式下跌背后的财政账》,这是7月20日“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写的文。彼时,二季度各省市经济数据逐步出炉,我试图从“财政-债务-投资”角度分析辽宁经济为何腰斩,刺激能力匮乏。

文章推送后,在多个平台的反响非常好。而且幸运的是,和之前的预想不同,这一篇文章没有“得罪”辽宁的朋友,反倒获得了很多辽宁及东北朋友的点赞。从中,我也感受到很多东北朋友的务实和反思。

借此机会,再谈谈有关东北的两个常见看法:

1、最近有论调说上一轮东北振兴失败,西部大开发成效显著。我只能说前半句基本正确,后半句不敢苟同。西部除了少数城市,如内蒙古、陕西、重庆,成都等省会城市外,大部分地方和东部的差距并未缩小,甚至拉大。

有必要为东北兄弟说一句的是,上一轮东北振兴就一塌糊涂,这也是不完全正确的

西部地区包括中部,省级区划除了内蒙古、重庆、湖北、陕西,人均GDP达到了全国平均水平,其他省份,省内是有相对发达的地方,譬如成都之于四川——但西部多数地方整体发展水平,无论从人均GDP、收入、还是从城镇化率角度看,迄今为止基本都不如东三省。

即便是东三省里略差的黑龙江,其农业发展水平,也是远高于内地很多省市的。

2、人口外流,不独东北,中西部省市几乎都是如此。这不足以成为东北这些年就比中西部差太多的证据。

经济学家樊纲先生反倒认为,从长期、全局看,人口流出反而可能让东北经济转好。“东北不适合那么多人就业,人口就应该转移到适合就业的地方去”。

他认为,如果人口都在留在东北、留在国企,政府继续扶持国企,反而不利于企业减员增效和百姓收入提高。这样的人口转移,在中长期内能制造新的平衡

同时,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何大勇认为,东三省的政策侧重点应有所区别。辽宁可以瞄准高端制造业,因为从大连到沈阳这一段,自上世纪四十年代起就是中国工业的脊梁。吉林除了汽车行业,其他优势行业不多。黑龙江则是发展现代农业条件最好的地区。

确实,譬如农业,“东北事实上是最有条件搞现代化农业的。”东北人口的减少,城镇化率本身也处于中上水平,如果不简单追求GDP,发展新型农业的条件就很好。

樊纲还认为,一旦人口得到疏散,东北的产业方向就可以让市场自己去选择、调整,而不是人为规划,“不见得一定要是高端装备制造业,什么适合发展什么。”

|投资需要,但不是万能药

巨额投资令很多东北人感到振奋。只是,《辽宁经济断崖式下跌背后的财政账》一文中,“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已经分析过,辽宁财政刺激投资的杠杆基本失灵。吉林、黑龙江要好一些,但整体压力肯定也大。

而中央的巨额投资大礼包,东三省自己也要配合。如何配套完成这些投资本身也是问题

“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认为,投资是必要的、譬如东北那么多的好山好水,搞旅游资源丰富,不进行基建投资怎么行?但投资不是万能药,这是一个浅显的道理,不需要多言。东北的基础设施过去很多年领先全国,结果呢

三年滚动实施方案,只是新一轮东北振兴政策“组合拳”的一部分,目前多方联合求解“东北振兴”这道大题,后续还包括制定东北国企改革专项方案、推进供给侧改革去产能等一系列政策。

正如此前发改委振兴司司长周建平所言,新一轮振兴与2003年的振兴有着本质不同。2003年主要是解决生存问题,而现在则主要是解决转型发展问题,以及如何适应新常态的要求、如何调整产业结构、如何练好内功、如何做好供给侧改革的问题,使经济发展的质量效益更好的问题。

希望这些表态不要流于形式,真正实现东北地区经济转型、社会转型、产业转型、城市转型和生态转型。

|体制复制国企改革、激活市场要素推动振兴

如何实现这些转型?“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整理了几个有代表性的观点:

1、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先生认为,东北现在面临的是双重困境——产业的困境和体制的困境

有些困境有历史和经济走势的原因,但人的原因、体制的原因也要反思。

刘世锦先生认为,东北振兴需要新的思想,在制度创新上做大文章。可以探讨的一种新思路,是在一定范围之内“换环境”,先打造一个小一点的环境,再推动大环境的改变。尝试“体制复制”,以特区办特区。

他举例说,前段时间他到深圳去,深圳在西北方向100多公里的地方,搞了一个深汕特殊合作区。这个合作区5年前挂牌了,领导是深圳市、汕头市各出一半,收益也是对半儿分。两年前,广东省委做出一个很重要的决策,以深圳的干部为主,实行深圳的体制机制、做法。这样做了之后,这个区马上就活了,据说现在有几百个、上千个项目,一个产业积聚新城正在崛起。

这样的合作,不是简单投资和上项目,而是给体制机制,给得力的干部,先换小环境,最后调整大环境。

2、国企改革对于东北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这是东北动能转换的关键。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先生认为,东北大量的国有企业应该改为混合所有制企业。通过吸收民营资金的进入,他认为不必搞成绝对国有控股,股份制公司至少有三个股东以上,两个小股东的股权之和,一定要大于大股东的权力,搞成真正股份制的企业,民营经济才能放心的进入。

3、很多学者还提到,东北必须推进以法治和服务型政府为目标的行政体制改革,营造良好营商环境,以打破国企僵化的体制,搞活市场秩序。

可以通过政策协调以及产业合作,加快东三省间要素自由流动,加强区域内合作和资源互换,比如与蒙古、俄罗斯、日韩间的合作。

其实很多道理已经说过很多遍,祝东北好运,希望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不要再让人失望。

东北振兴政策建议参考资料:

《以“体制复制”办特区推动东北再振兴》(刘世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

《深化国企改革与东北新动能转换》(郑新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

《东北能否走出“单一经济结构困局”》(刘晓光、时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讲师、助理研究员)

特此感谢!

期盼您在微信公号、天天快报、网易新闻、知乎、今日头条、搜狐新闻、新浪财经头条、界面、财新网、新浪微博、分答里关注“杠杆游戏”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