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1亿人落户城市,未来4年全球最大超级杠杆游戏!

1亿人落户城市,未来4年全球最大超级杠杆游戏!

摘要:如果执行顺利,将成为撬动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最强动力

本文为“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公号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包括ID)和作者,谢谢

撰文| 张银银

进一步促进人口城市化,提升城镇化水平,有了最强动作。日前,国办正式发布《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

方案要求在“十三五”期间,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年均提高1个百分点以上,年均转户1300万人以上。到2020年,全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45%,各地区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差距比2013年缩小2个百分点以上。

壹|人类史上时间最短、效率最高的城市落户运动

事实上,2015年,我国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6.1%,城镇常住人口为7.7亿。从统计口径和科学程度上说,这个数据或许存疑。很多人会说,很多被统计进城镇常住人口的居民工作并不稳定,譬如在建筑工地上班,年工作时间可能只有10个月,甚至更短,而且工作城市流动性也很大——这部分人中很多,一来对自己的就业、收入前景,不抱就地城市化的信心,二来不少想的是,回县城买房定居或老了后回乡下。

而那些容易就地城市化的,无论过去户籍制度是否有限制,其实大多已经完成真正意义的城市化。也就是说,确实有部分人群就地城市化存在困难,这个人数起码在数千万人。

目前我国的户籍城镇化率仅40%上下。2015年末全国居住地和户口登记地不在同一个乡镇街道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即人户分离人口)2.94亿人,比上年末减少377万人,其中流动人口为2.47亿人,比上年末减少568万人。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51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0410万人。

要从这里面争取1亿人(包括其亲人)在打拼的城市落户,到2020年,全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45%,理论上其实是简单愉快的事情。关键就在于政策上是否最大程度宽松。

刚才“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已经分析过了,就业、社会保障体系的稳定、续接问题,存在,但并不是让全部人户分离或流动人口就地城市化,而且其中很大部分本身也有意愿回户籍所在地级市、县区镇街买房落户,政策的助推,有利于他们坚定自己的想法。

注意,其中部分本身也有县城或镇街的非农户口,只是外出就业了,现在鼓励他们在就业所在城市再落户。国办文件名为“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也隐含着这个意思。从身份认同和生活行为习惯上说,这部分人的城市化相对不难。

说起来,1亿人的城市落户是个极端恐怖的大数字,可真下决心完成的话,真的问题不大。最大的铺垫就是近40年的改革开放,二三产业的发展解决了很多就业,我们早已具备这个可能,可以说是早该兑现和完成对这部分人的户籍和权利尊重

现在离2020年结束只有4年出头,这份文件可能掀开人类史上时间最短、效率最高的城市落户运动。

贰|各级政府投入史无前例,政府继续加杠杆

有研究说,一个农民完成落户,各项配套成本在10万元,还有的研究说要16万元左右。也有观点认为,根本要不了这么多,这些数字只是一些地方政府不愿意负责的借口。

无论如何,从教育到医疗、养老、保障房,到城市道路、公交体系、城市绿地公园的配套等等,甚至琐碎到包括标准化菜市场的投入方面,为一个城市户籍人口提供必要的城市生活配套,确实要投入更多的资金。

在未落户之前,即便居住证及其背后的配套和福利制度严格执行,城市政府对居住证持有居民的责任要小很多。以教育为例,那时可以是给他的子女随便安排学校,可以挤一挤,不一定非要新建标准化学校。而且,彼时,很多人连居住证都未必持有,城市政府更可以理直气壮不负责

而落户之后不同了,他及他的家庭就是这个城市的一份子,别人要的他也要,别人要求的他也有权利要求……

所以,这就需要钱。“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就以对一名落户居民的配套投入10万元作为参考。1亿人落户城市,也就是10万亿元

这笔投入当然不都是地方政府负责,中央政府也会分担部分责任,也不都是负债,每年财税收入、土地收入是源源不断的,可以拿出部分资金。而且一个人落户城市后,各种消费增加也会提升各级政府的财政收入。不仅如此,这笔钱不是一年掏,甚至不是未来4年掏完,譬如教育医疗,是个长期的过程

就算今年及未来4年,各级政府要掏这10万亿元的8成,即8万亿元。2016年已至4季度,实际已完成了部分分解目标,未来4年,平均每年投入1.6万亿元。其中部分由当年财政和土地收入支出,中央还会负担部分,分解目标之后,各级政府压力应该说是可以承受的。当然,负债肯定会增加,杠杆会继续攀升

就算这8万亿投入,8成为地方或中央负债,也就6.4万亿。按照审计口径,截至2015年末,我国地方债务达16万亿元。反正不搞1亿人落户城市运动,地方债还是会新增,搞了至少负债的目的更清晰,完成了多年前就该完成的国家责任

叁|三四线城市房产去库存重大利好

实际上,中央要求大中城市均不得采取购买房屋为前提落户,是非常睿智的。这不仅是公平和权利问题,根本上是给了那些对落户犹豫不决的居民一种正激励。

确确实实,一些进城务工人员年龄已经40来岁以上,子女教育已经完成或开始上高中、大学,他们对孩子在城市的教育不再有需求。而其孩子未来在哪就业,也和他们关系不大,因此,这部分居民往往有一定经济条件,也未必愿意在所在就业城市落户,更愿意未来回老家、回县城,那里的养老成本更低,人际和社会关系更熟悉。

而放开落户买房要求后,这部分居民因为在该城市生活工作了许久,也有感情,工作相对稳定,也就更有意愿和动力落户。前提是,他们在该城市的社保有一定基础。不管有此想法的比例是多少,至少增加愿意落户的人数。

除了重庆之外,中国各城市的保障房体系,基本是福利+助困体系构成,别说外地籍居民,本地很多居民也享受不到。人如果在一个地方落户,长期租房在中国是不现实的,情感和社会眼光上也是不被认可的。尽管国办此次发文,要求大中城市均不得采取购买房屋、投资纳税等方式设置落户限制,但实际上,先别管各城市本身是否限制,真要选择落户的人,自己基本也要主动买房落户,或落户再买房。

毕竟,只有这样,才让自己感觉真的成为这座城市的人,才有稳定感。在“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看来,一个人在一个城市房子都不确定,他又哪来的心思一定要在这里长期工作、生活呢?

于此而言,这对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是极大利好。而且这部分真的是首套房为主,杠杆率也是最低的,可谓社会稳定推进器

同样,在政策刺激下,部分人回县城包括其户籍所在镇街购房的动力也更足。

当然,前提是不要搞成买房落户后,农村三权无偿强制收回,这将阻碍人口城市化。相反,农民落户城镇,更应该鼓励和扩大农村三权有偿退出试点。有了这笔钱,农民落户城镇更有资金保障和购房动力,同时也有利于消费和创业

肆|成为支撑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最重要的动力

买了房子后,还有装修,家具、家电等行业都受益。房子相关的暂且不说,一个城镇居民及其家庭的消费能力,远远高过在乡农民家庭,也高过在城市漂泊不确定的准城市居民家庭。

落户城市后,带动的潜在城市消费人群,可能不仅仅是处于壮年的夫妻二人,还有子女、有时候还包括父母、岳父岳母。“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粗略估算,1亿人口落户城市,带动的城市消费人数折算后,起码在1.5亿人左右。

可以负责任地说,如果1亿人落户城市方案得到较好执行,不仅整体上极大促进消费,反过来也带动实体领域的工业和服务业发展,包括电商。而这将成为支撑我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最重要、最强劲的动力。不仅如此,一个在城市稳定工作、生活的人,在业务技能、学习上进、主观意识上,普遍也更积极。这将有利于我国工业水平的升级,有利于产品质量,有利于服务业水平的提升

“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认为,此影响,不仅关乎未来4年,乃至更长远,甚至可能根本上改变我国社会结构面貌。

当然,这场史无前例的城镇化运动,只能成功。如果各级政府配套跟不上,房地产业不够配合,甚至一些地方政府拖沓、设置门槛,最终成果容易被打折扣。

期盼您在微信公号、天天快报、财新网、知乎、今日头条、网易新闻、新浪财经头条、搜狐新闻、界面、脉脉、新浪微博、分答里关注“杠杆游戏”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