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地方债出了大闹剧,危石时代来临?

地方债出了大闹剧,危石时代来临?

摘要:一边排雷、限制正规负债的同时,实际债务依旧大幅增加,并且名义上可以不再负责,这恐怕比过去更危险

本文为“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公号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包括ID)和作者,谢谢

撰文| 张银银

地方(平台)债市场出了大新闻、大闹剧。

10月12日下午开始,贵州多份近期地方财政局文件流传开来,这些文件申明融资承诺函作废并限时收回,涉及该省安顺市、正安县以及遵义市等地。

大家都懂,按照国务院2014年的43号文、《预算法》等法规,这些融资承诺担保函件本身就无效,严格来说只是心理安慰函。其实多年前,财政部就表态,制止财政性收入违规担保。

但实践中,长期以来,财政部门习惯担保。担保后,意味着一般会纳入当年预算的决议。另外,虽然只是“安慰函”,“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的行业朋友也这样告诉我:有担保承诺函,还是有很多用处的。从监管和金融机构角度而言,有这个好过会。

不仅如此,毕竟聊胜于无。出具担保后却反悔宣布撤销,这让人觉得有变卦之嫌。这比按照法规直接不担保,更让市场后怕。但问题是,即便到了今天,各省市依旧普遍出具担保承诺函。如果贵州一地严格执行法规,一开始就不出具这份“安慰函”,这不更让市场不放心。可谓是左右为难!

当然,根据媒体的报道,贵州相关政府也有苦衷,绝非故意。据说,事因财政部收到了贵州省地方政府违规出具担保性质文件的举报,赴贵州省调研,要求贵州省有关部门国庆假期期间加班自查,各级地方政府限期撤回相关文件,逾期将追究地方领导相关责任……

领导怕啊,哈哈,因此,贵州各地才“申明作废”并“予以收回”。同期,网上也流传出财政部驻浙江专员办,调查浙江地方政府部门为企业融资出具承诺函(包括确认函)的情况。这说明:

1从地方层面说,这场闹剧绝对不意味着,地方政府将不对地方(平台)债务完全放任不管。市场解读这一事件为地方债务的政府隐性兜底机制破产的信号,应该有些武断,为时过早。

恰恰财政部多地纠偏,意味着各地都还在积极为地方(平台)债担保。这更说明,地方至少口头上是有信用的。不久前,山西省领导带着当地七大国有煤炭集团进京,路演拜码头,公开承诺为这些企业担保,这是公开逆天。其实这话应该这么理解,过去欠的钱我们都认,但你们要继续借钱给我们才行。先续命才有机会慢慢还。要知道,这七大煤企负债超万亿,不给他们续命后果严重。

所以,各地都一样,至少目前本身也还是珍视信用的。而且,为了维持这点嘴上的信用,不惜出具没有法律效应,甚至完全就是违法的函件;

2从国家层面说,确实也有严肃地方债务纪律的意思。当然,贵州的具体情况,上文说了,接到举报,不处理总不是个办法。恰恰,公开处理的好处是,为市场预警,中央决心坚定——地方(平台)债和过去不一样了,责任至少不完全是地方政府的,更不要动不动将最后的责任引向更高级政府。

今年以来,地方政府一边在控制台面上的债务,一边其实在加杠杆。明面上,合规的地方债确实得到有效控制,债务置换力度很大,为地方减轻负担。但同时,各种平台债还在加码。“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的朋友就说,他们主要为地方政府下属平台企业发私募债……我的天,张银银以前还天真认为,私募债基本属于中小企业,我只能说自己幼稚

央行放了多少水,中央最清楚了。这样一个情况,是该严肃一下财务纪律了。要不,未来的烂摊子终究还是要人来收拾。只是,简单动动嘴,不拿出点大动作,震慑不了谁;

3最后,“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想说,今年辽宁的债务风波近在眼前。其实还有更老的故事。

1996年,辽宁省政府曾向原新华银行香港分行(现并入中银公司)出具一份《承诺函》,同意原新华银行香港分行向中辽公司提供及/或继续提供一般开出信用证额度港币5000万元整(包括信托提货额度港币5000万元整),并表示将尽力维持借款人的存在及如常营运,竭尽所能确使借款人履行其责任义务;《承诺函》显示,如借款人不能偿还债务,将协助解决借款人拖欠债务,不让银行在经济上蒙受任何损失。

后来的故事很复杂,但简单说就是欠钱没还。2006年,中银公司将中辽公司、辽宁省政府、葫芦岛锌厂等告上法庭,要求辽宁省政府、葫芦岛锌厂清偿中辽公司所欠原告的债务本金644.25万美元及其利息(暂计至2008年4月30日,利息为650.15万美元),本息合计1294.40万美元……

案子一拖又是好几年,终审结果却是,最高法认为,辽宁省政府仅承诺“协助解决”,没有对中辽公司的债务作出代为清偿责任的意思表示,不符合《担保法》中有关保证的规定,“不能构成法律意义上的保证”。

是的,承诺函不同于担保函,但到了今天即便有担保函,法律上说也没有效应。我们无法确定,(准)地方(平台)债哪天进入危石时代;可以确定的是,一边排雷、限制正规负债的同时,实际债务依旧大幅增加,并且名义上可以不再负责,这恐怕比过去更危险。

规范的地方债也好,地方政府打擦边球的平台债、公司债也好,最终都是都是投资人买了。今天多数投资产品的收益,似乎都在下降。真是到了赚分分钱却要操卖白粉心的时代。

期盼您在微信公号、天天快报、财新网、知乎、今日头条、网易新闻、新浪财经头条、搜狐新闻、界面、脉脉、新浪微博、分答里关注“杠杆游戏”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