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资本管制拖累的不只是上海

资本管制拖累的不只是上海

摘要:拖累的还有很多,但至少为改革赢得时间了,问题是接下来呢?

本文为“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公号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包括ID)和作者,谢谢!

撰文| 张银银

客观而言,中国必须向世界谈一谈,有关汇率、资本管制的想法。

在全世界都期盼很久之后,近日,我国央行副行长、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先生,通过市场化媒体专访发声——打开的窗户不会再关上,中国不会重回资本管制老路。

这是继去年初央行行长周小川先生接受采访后,央行高官的再次公开受访。不同于2015年那一次人民币主动的b值,2016这一年,人民币的压力可以说前所未有。再不是主动b值,而是要努力让b值的预期减弱,不惜花费天量外h储备,不惜在资本流动问题上出现反复。

1、回不去的老路、关不上的窗

在改革这个问题上,最重要的可能是时间,但最终被浪费和输掉的,往往也是时间。

汇改和资本流动管制也不例外,今天我们贬值的压力太大,所以必须管一管,但管多久,管太狠这个度怎么把握,是个问题。越是管得厉害,临时性的管理越久,外界恐怕越是会反向理解……

近来,一系列临时性的资本流动管理,是应对非一般的形势。这样的兴师动众,应该算是在杠杆的一头压下一块很重的石头。甚至可以这么说,这块石头之重,可到压断这根杠杆的地步。

为的是让h率稳住,所以不惜动用如此多的外h储备去保卫。反过来说,不稳住h率,资本外流的动力会更大,外h储备也会自然减少、流失。所以,这是个必然的关联,也是一个有趣的悖论。

这样的杠杆游戏,不是我们想玩,而是被迫。

对此种种疑惑、误解和焦虑,央行、外管局,需要回应,需要向全世界一个解释。只是,一句打开的窗户不会再关上,中国不会重回资本管制老路,无法完全打消公众和国际市场、其他大国的疑虑。

不在于你说什么,更重要的是,你做什么。当然,这句话也是一个姿态——我国政府承诺,接下来,只要形势可控,资本有序开放是一定的。

可很大程度上说,我们这样的一个大国,无论是国内的经济开放还是对外的贸易、金融、资本开放,根本就已经到了很难大面积关闭的程度了。我们和世界嵌入太深。就像,资本管理已经这么严了,可依旧大量的资金在想办法离开。

所谓打开的窗户不会再关上,不会重回资本管制老路,在“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的理解里,大概也是在说,想关也是关不上了。

2、收紧资本流动管理拖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川普因此指责我们h率操纵,可以理解,美国既希望美元的强势吸引资本的回流,又不希望美元太强影响到他的国际贸易。美国人什么都想要,我们何尝又不是?

站在一些角度上说,我们今天对资本流动性的管理,对汇率的管理和我们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是相悖的,实际上也影响到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宏图伟业。

为什么“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特别要强调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这一点?因为,一个大国最终崛起的标志之一,肯定是获得一个世界瞩目、顶级的国际金融中心。或者说,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成败,决定大国复兴的真假。

不能让全球大量的资金在一个大国,特别是在他倾力打造的某个城市自由来去、中转、配资、提供融资、交易甚至是炒作,那么这个大国凭什么说自己是这个世界的贸易和金融霸主,凭什么说自己能为全球资本和贸易、制造服务?

从最近2、3年,我们资本市场的开放,以及资本进出管制的总趋势上说,更加开放是无疑的。但最近几个月,伴随人民币兑美刀h率持续下跌,b值压力较大以来的情况看,有一定收紧,甚至在某些方面对中国公民和企业过于收紧。

近来有去银行换汇体验的人应该非常清楚这一点,可以说这样的紧张是最近一些年史无前例的。

好不容易去年IMF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篮子里,结果人民币压力太大,汇改上我们被迫选择反复,这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确确实实存在冲突。

短期来说,管制一下不奇怪,而且似乎可以减轻国际资本冲击的压力,让那些国际游资不能乱来。但这也让靠国内各项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主导作用的改革压力变小,就像我们看到的,2015年底开始刺激楼市、金融体系放水,稳定了增长,甚至2016年超额完成经济指标。

可越是如此,资产泡沫、杠杆率推升,资本外流压力越大。如果这样下去,再进行汇改恐怕都无济于事,因为所有问题会愈发和h率无关,而和我们的经济弹性、经济结构、金融结构关系越来越大。

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被拖累的不止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还有很多。不过,至少为改革赢得时间了,问题是接下来呢?

3、开放和改革才是出路

正如有论者所言,如果中国政府能利用这些时间推进关键改革,解决僵尸企业、去产能、债务重组等问题,那么国际资本有可能重拾对中国的信心。但是,通过资本流动管理能买到的时间,越来越有限。

若国内宏观经济问题能够缓解,中国就应该对采取浮动汇率报有信心。

新兴大国基本都怕浮动h率,但僵化的汇制和封闭的资本流动管制,又怎样让国际资本、国内资金觉得这里做买卖是来去自由的呢?在资本积累和发展阶段,管制有利于稳定金融、通胀,有利于促进贸易和投资,但今天,相对的浮动才有助于我们减少波动,减少经济受外部的冲击,降低实际价格水平。

——是的,我们怕资产泡沫被挤破。这么说,是资产泡沫害了我们,也害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

我们假使以一个更开放的姿态,更加勇于敢于改革的姿态,应对这场持续已一年多的b值预期,有跌肯定也有涨,而预期肯定不至于到今天这一步。正是因为国内的各项改革没能启动,经济还靠放水来支撑,才让外界的做空思维、b值预期得不到根本上缓解。

说实在,“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不知道我们为什么那么羸弱。

首先,我们的体量、内需之大,即便外部经济形势再差一点,我们的经济增速也很难低到6%以下;其次,我们的储蓄率真的较高,且并非一个靠外债、资源为生的国家;再次,我们的杠杆率虽然不低,但大部分民企和外资企业都有自己过冬的本事,有准备。至于说一些低效率的国企、包括僵尸民企,不去产能过剩,不对他们去杠杆,又怎么理顺资金激励机制,怎么调结构?

恰恰,只有这样做了,国内外的信心才会更足。空头才会受到根本性打击!不否认,我们或许是错过了一轮浮动汇率机制的机会,前几年增速较高的时候,大家信心和准备也更足,投资者不担心浮动升值贬值,但今天,如果贸然自由浮动,是会有些影响。

或许,寄望于这一拨儿顶过去之后。接着,汇改、金融改革,去杠杆,是不是应该努力了,再不努力,下一拨儿拿什么去顶?我们的外h储备已经低于3万亿美元了!

杠杆游戏”已入驻以下平台

微信、天天快报、财新网、知乎、一点资讯、百度百家、WiFi万能钥匙、今日头条、网易新闻、新浪财经头条、搜狐新闻、界面、UC云观、脉脉、新浪微博、分答

分享,也是另一种赞赏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