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纠结央行是否放水,根本是对改革没信心

纠结央行是否放水,根本是对改革没信心

摘要:关键还是要看我们的定力

本文为“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公号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包括ID)和作者,谢谢!

撰文| 张银银

谈我国的结构性改革,离不开谈利率、货币政策。只有理顺了资金价格机制,资本的流向才会更健康,去库存、去杠杆才会真实发生,经济结构的根本性变化才会开始。

所以,谈我国的结构性改革,得从货币政策谈起。

有意思的是,和过往几年我们货币政策中性偏宽松一样,2017年定下稳健中性的基调,也和国际国内形势有关,特别是美国的加息、美元的强势预期、美国经济的复苏持续。

只是,这一回被迫的适当收缩,能否坚持住,是个问题。

1、每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都是风向标

“支农支小”,只是央妈例行的定向降准,却被部分不明真相群众理解为宽松信号。原因可能是,当前市场流动性趋紧局势仍未出现明显缓解迹象,大家都在等着央行放点水。

特别是做钱生意、做房地产的,对利率、对资金难易程度极为敏感。

实际上,正如《2016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所言,我国大多数银行上年度(2016年)信贷支农支小情况,满足定向降准标准,可以继续享受优惠准备金率。

但,这并不能说宽松,央妈只是例行工作。每个季度,央行都会发布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都是央行正式的货币政策信号。恰好,2月17日央行发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需要对2016年各银行信贷支农支小情况进行总结和考核,所以,才有市场“宽松”的传闻。

同时不也明确在说,除此之外近期再没有额外降准了,无论全面还是定向。

不过,至少2017年1月的货币投放并不低,可以说很高,只是没法和2016年同期比罢了。这应该也是可以理解的。

通读这份报告,“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发现,央行满满的无奈。

央行明明知道,我国增长的内生动能仍有待强化,增长和泡沫矛盾突出。可货币政策无论多么精准,本质上会有宽松、中性、保守之别。在货币乘数连续多个季度攀升后,2016年四季度终于回落,那么接下来基础货币的投放必然面临一定压力。

但外部资本外l压力很大,美元升值预期不减;

国内通胀适度升温,房价好不容易按住。而基建的势头不减,有媒体根据已经公布2017年固投计划的省份,以及少数没公布通过预估的省份数据,粗略算出,2017年各省区市固投将接近50万亿元。

其中,10多个省份的固投占GDP比超过100%。如此说来,增长模式不会有根本改观,地方对资金的需求很大,影子银行体系必然活跃,金融业杠杆不好减下来,那么央行该怎么办?

所谓去库存、供给侧改革,前景令人担忧。

央行能做的是死守不降准,同时利用“变相加息”和利率走廊等创新,一方面控制住资产泡沫,另一方面缓解流动性紧张。从这个角度而言,我国货币政策转向审慎与中性是成立的。

2、货币政策这根杠杆承载的责任太多,稳健中性并不容易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定下了总基调,市场预期有所变化。可我们的央妈既要控制资产泡沫,又要管经济平稳、就业,还要维护RMB汇l稳定,诉求和责任太多、太大。

如何实现稳健中性,真的不容易。反正这些年来,我们看到的所谓中性,实际都是偏向于宽松。而过去货币传导机制存在问题,大量的新增贷款,实际都是隐藏于影子银行体系,进入了空转模式。如果这回控制住总的货币盘子,却无法保证资金有效供给,最终很难不回到全面放水的情况。

问题在于金融抑制,在于解决价格信号敏感问题。于是又回到去产能过剩、国企改革等问题上来。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实际上所谓的企业端杠杆风险,主要就是国企的,国企的负债整体较高。

这就要求,2017年国企改革必须有所突破,同时扩大所有服务业的开放,让各类资本有利可图。如此才能和货币政策形成协同互助。

最值得关注的恐怕还是房地产,可以预见所谓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起码是要维护资产价格稳定的。可如何保证货币政策不被绑架是个难题?

而表外和金融领域,要避免资金空转,特别是减少“加杠杆,博收益”的行为,这就需要明确金融纪律,强化资本市场监管。从这个角度而言,刘主席打击资本大鳄是非常需要的。

说来说去,关键还是要看我们的定力和决心。

3、也有不少内外形势利于结构性改革

1于国内经济走势而言,2016年基建、房地产、工业回升的惯性尚存。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并不可怕,至少几个月内,经济下行压力可控。

而此前资产泡沫和各类杠杆的加高,切实需要去一去、稳一稳。如上文所言,这些目标虽然不好平衡,但起码为货币政策的稳健中性提供了可能;

2于国内就业而言,就业市场整体向好,没有大的异动。特别是我们看到,2016年四季度求人倍率上升为1.13,劳动力市场需求略大于供给。

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速,根本上不就是为了保就业,就业稳定了,社会自然稳定。在可见的未来,就业恶化应该不至于,这为继续去产能过剩、去杠杆提供了较好的基础。在稳就业的前提下,如果适当降低经济增速目标,这将为各项改革减小压力;

3于国际需求而言,全球性经济回暖有那么点苗头。国际需求的增加,对我们工业和外包服务业等也是利好消息;

4于美元走势而言,弱强美元,甚至稍强美元有望持续,美元继续加息势头很足,全球性通胀预期提高,这逼迫我们稳住基准利率,适当缩表。恰恰,这正是中国经济迫切需要的,如果不是美国因素,我们可能和欧盟一样,继续维持宽松。而宽松虽然带来了暂时的稳定,资产泡沫却持续吹大、全社会杠杆率推高,根本上加大我国经济未来的风险。

当然,美元和美国经济的表现也使得我们资本外l压力加大。可没有压力,何来动力?资本为什么外l,不就是对我国经济的前景看淡。如果国内可以借此开启各项改革,给人以信心,资本的有色眼镜自然摘掉。

于此而言,中美经济前景的新一轮杠杆游戏,看似主动权在美国,但用好美国人加息、缩表这根杠杆,对我们也不都是坏事,反倒应该说是很好的契机。

杠杆游戏”已入驻以下平台

微信、天天快报、财新网、知乎、一点资讯、百度百家、WiFi万能钥匙、今日头条、网易新闻、新浪财经头条、搜狐新闻、界面、UC云观、脉脉、新浪微博、分答

分享,也是另一种赞赏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