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加强金融监管能否抑制中国资产泡沫?

加强金融监管能否抑制中国资产泡沫?

摘要:面对货币超发后的窘境,金融监管者难以独木支撑

本文为“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公号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包括ID)和作者,谢谢!

撰文| 张银银

1、备受瞩目的回归

几乎是万众期待,郭树清先生重回金融监管舞台中央。

过去几年,分类监管弊病暴露无遗。

面对领地式发展的各类金融形态,监管作为不够:泛亚类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接二连三暴露,P2P为代表的互金庞氏骗局普遍,险资杠杆收购成为时尚,各式基金、信托、私募乔装打扮推升地方政府债务,监管套利屡禁不绝……

对,还有一场配资盛宴,搞出了全民狂欢的国家牛市,在紧急中慌乱去杠杆,A股崩盘泥沙俱下。

所有这一切,必然和我们分业监管的缺陷有关,地盘意识事实上超越了国家利益。动议监管整合的声音这两年此起彼伏。此前,证监会换新,应该说刘士余主席近来表现卓越。央行周行长已经69岁不可能再任职过久,金融监管大将郭树清的回归,第一让人联想的就是金融监管部门的整合。

相对而言,既有多年金融从业经验,又屡次担任过金融监管要职,地方经济大省历练也有4年,还在西部落后地区呆过,这样的经历,全国也找不出几个人。郭主席的此次回归,对于如何深化银行业乃至金融改革,自然令市场期待。

6年前,他在证监会主席任上,疾风暴雨式推进改革、监管零容忍震动市场、对注册制的鼓呼让人无比期待。有理由相信,郭主席的履新和接下来的大金融监管,他必将大有一番作为。

2、无力应对的杠杆和泡沫

其能力、决心毋庸置疑。只是,我们金融业的过度自由化,甚至可以说泛滥和过度加杠杆,不仅仅需要监管水平、能效的提升。

金融从业者想要“创新”,想要寻找监管漏洞套利,这首先是行业属性必然;其次,这是个钱多到无以复加的年代,全社会投资回报率却不见提升,资产荒蔓延、好项目奇缺,资产泡沫、金融杠杆游戏必然滋生。“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的读者朋友,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学者型官员,周小川行长也是优秀的中央银行家,和郭主席一样,他们都是旗帜鲜明的改革促进派。都不是庸官,绝不是碌碌无为者,更不是得过且过之人。

但在2008年后那一拨大放水中,周行长又能怎样?如果说那一轮大救市、大刺激,是必须如此,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新一轮宽松刺激,又如何解释?

明明最近几年就业都表现平稳,单位经济增速创造就业的能力明显提升,可在全国去库存、大搞基建的背景下,央行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这些道理,受过专业经济学训练和市场熏陶的人都该明白。学识有时候必须让步现实。

同样,在维护金融稳定、保护投资者利益、去杠杆的需要下,证监会刘士余主席率先怒对资本大鳄,接着保监会、银监会都先后表态并发力,如今连姚振华都被市场禁入。面对我国资本市场的寡头现象、高杠杆游戏,监管层终于坐不住,不可谓没杀鸡给猴看。

可早干什么去了。全都是分业监管的责任?

就算郭树清主席和刘士余主席,以及所有的监管高层,可以携手解决此前无法穿透式监管的弊病,最大程度打击资本大鳄、加强金融监管。但金融业的游戏逻辑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放出去的天量资金,和资金天然要套利的追求是不可逆的。

在泡沫、财富梦想的刺激下,今天的严峻问题在于,人人都越来越爱加杠杆。只有杠杆才有机会以小博大,金融业最懂这个道理。至于风险,抱歉,你不加别人在加。何况,除了可以空转,可以为房地产、基建以及金融业本身不断配资、循环往复外,再没有比钱生钱、钱撬钱更刺激的生意。

别说现在我们社会的整体投资回报率不高,就算有技术革命、人类生产效率大为提升,金融业依旧喜欢不停加杠杆玩空转。因为,这就是人的本性、贪婪,在泡沫中获取更多的泡沫。

何况,现在全社会总的资金多到如此程度,资产荒,好标的、好项目却不多,无论工业还是服务业民间投资玻璃门问题始终无解。

3、金融监管体制革新功夫在诗外

你又怎么怪游资,又如何责难金融从业者的空转。最起码,他们设计的金融产品,为开发商,为地方政府及平台负债、基建、借新还旧提供了帮助;为一个个苦于投资无门的中小参与者,提供了幻境和念想。

就像万能险大鳄的杠杆收购,难得发现了优质公司的价格,这也是一种贡献。是对过去优质公司股价为何偏低的一种嘲讽。

这是一个有买家自然有卖家的生意,这是一个市场无比混乱的时代,这是一个金融监管问题重重却不易解决的悖论,这是我们货币超发后必然面对的窘境,这是想有所为的优秀金融监管者难以独木支撑,靠一马当先的改革和疾风骤雨的整肃难以单兵突进的局面。

是的,道理再简单不过。我们需要的是全面深化改革,我们需要适当击穿一些资产泡沫。

譬如房地产,可是我们能吗?如果地产和基建的狂飙突进无解,全社会、地方政府债务、杠杆率就必然继续攀升。那么,为他们服务的金融业、金融“创新”新花样又怎么少得了?

金融业的眼界越来越开阔,各种玩法最终应该是要超越美国,循环往复还在继续;主要一二线城市为代表的高房价资产泡沫无意缩小,连稳住都时而有些困难。

一切配资、一切杠杆,除了股市、期货、贵金属,大多最后都到了房地产和基建、过剩产能身上。少有违约,少有破产,没有出清,只有杠杆继续加大,信用不断扩张,似乎经济稳住了。

这不是陶醉,或许只是麻痹,杠杆攀升不停必定迎来明斯基时刻。杠杆率过高的市场终究是不稳定的。道德风险越积累越严重,所有参与者都可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年的股灾、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还不够深刻吗?

所以,金融监管体制的革新功夫在诗外。找不到有效的新蓄水池,全社会只有继续玩钱生钱游戏,只好纵容资产泡沫。

杠杆的齿轮没有人堵得住,监管的革新,适当可以起到安全阀作用。今天有学识、有能力、想作为的改革促进派重回金融管理舞台中央,这是好事,多多少少再次燃起了希望。

只期盼,时间过慢一点,给我们的时间再多一点。

祝朋友们周末愉快,我们下周见!

杠杆游戏”已入驻以下平台

微信、天天快报、财新网、知乎、一点资讯、百度百家、WiFi万能钥匙、今日头条、网易新闻、新浪财经头条、搜狐新闻、界面、UC云观、脉脉、新浪微博、分答

分享,也是另一种赞赏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