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获得转移支付多的地方,为何经济依旧难以起飞?

获得转移支付多的地方,为何经济依旧难以起飞?

摘要:观念的更新比转移支付、比政策更有意义;用好既有资源,是撬动落后地区发展最好的杠杆

本文为“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包括ID)和作者,谢谢!

撰文| 张银银

日前,财政部公开了2017年中央财政预算,对2016年各项预算的执行数和2017年的预算安排进行了披露。

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中央对地方的财政支持数据。

2016年,中央财政给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总额约59486.35亿元财政支持中,四川省获得约3984.36亿元,位居首位。近年来,四川获得的中央财政支持每年都是第一。

四川是人口大省,整体又欠发达,所以获得最大转移支付和税收返还是一定的。

同时,“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规律,获得中央财政支持较多的省区,似乎永远是那些,可他们经济上一直没能起飞,甚至和沿海发达地区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特别是按照人均支持强度看,较高的地方,不仅整体经济不算很富裕,房价也不算高。除了他们的省会之外,这些省份的二线开外的城市,面临的最大苦恼反倒是去库存。

在主要一二线房价越来越高不可攀的今天,他们有着怎样的房地产逻辑,是否又算是未来的房产洼地?

1、哪些省区市获得中央财政支持最多

财政部按照东中西部排序,列出了2016年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分地区执行数及2017年预算汇总。

不过,那个表看起来是很累,而且对各省区市获得的财政支持排序不够直观。

“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花了近半天时间重新进行了整理,制作出下图1,重点是对获得财政支持的资金总量进行了排名。(此处是不是应该有打赏,嘻嘻)

图1.2016年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分地区执行数及2017年预算汇总表  数据来源|财政部  制图|杠杆游戏·张银银

通过上图1我们发现,有3个省份2016年获得中央财政支持资金超过3000亿元。分别是四川、河南、湖南。

应该说,这个总量排名和“人口量-较落后”基本正相关。

接着,获得2000亿元量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和税收返还的有14个省区,分别是黑龙江、湖北、云南、河北、安徽、贵州、新疆、广西、内蒙、山东、江西、陕西、辽宁、甘肃。

值得一说的是湖北、内蒙、山东、陕西、辽宁。这5个省区是内地人均GDP,少有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省区,城镇化率也比较靠前。

譬如湖北和湖南比,人均GDP高出一个量级,城镇化率也高不少。且湖南人口比湖北多近1000万,农村人口比例较高,贫困和民族地区人口较多,但获得的转移支付和税收返还总量不比湖北高太多。这到底是湖北赚还是湖南亏?

至于内蒙毕竟是少数民族地区,近年经济也有些周期影响;陕西除了经济周期波动,也有一些落后地区;辽宁就更是雪上加霜;山东呢?整体不差啊,也是赢家。

还值得说的是4个中央直辖市。以前,有不少传言都说,4个直辖市得了中央很多财政上的好处。不考虑其他优待,仅从获得的中央转移支付和税收返还资金数据来看,4大直辖市受益并不多。

其中,重庆市获得的转移支付总量,在4个直辖市中最高,但总量也只有1507.62亿元,排第19位。而2016年,重庆国税收入完成1487亿元。换句话说,重庆从中央那里获得的,和自己贡献的基本一致,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而如果再考虑到重庆有10来个国贫县区(2016年脱贫了几个,目前没这么多了,今年将全部脱贫),及三峡库区的经济和人口负担,重庆从中央那里得到的人均财政支持只能算一般。

当然,重庆作为一个人均GDP已经高于全国的直辖市,按省区市实际排第10左右,和相对更落后的地区比人均财政受益,似乎也不公平。

北京、上海、天津就更是。当然,一个地方经济越发达,理应为国做贡献。

数据是最好的证据。通过举例和数据对比,“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基本可以这么说,2016年,各省区市从中央财政所得的转移支付和税收返还资金量,与其人口量、人口结构、经济发展落后程度,基本正相关。

可以这么讲,以省级行政单位来说,分配大致还算公平。但在省区市内部的分配,公平吗?

2、获得转移支付多的地方,为何经济依旧难以起飞?

获得了较多的转移支付,按说对支持地方经济发展很有好处,可以逐步缩小东中西部差距。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1转移支付中的专项转移支付,基本就是用于公共服务。大部分资金本来就不是用于支持地方经济发展。

专项转移支付是指中央政府对承担委托事务、共同事务的地方政府,给予的具有指定用途的资金补助,以及对应由下级政府承担的事务给予具有指定用途的奖励或补助。

简单可以这么说,一般性转移支付,地方可以相对自由花。而专项转移支付却不可以,这也被地方官员吐槽为“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

所以,这些钱很大部分并不能用于支持当地经济发展,而用于满足基本公共服务,甚至都不够;

2而从结构上说,基层到底获得了多少转移支付、是否公平是个问题。

具体这些就要翻阅更详细的地方账本了,而这个工作之繁杂,显然不是“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两位主创可以完成的。

很早之前就有细心网友发现,中央转移支付那么多,到底多少能到基层?

“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以获得转移最多的省份四川为例来说一说。

2015年7月8日,四川省政府印发《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改革完善省对下转移支付制度的意见》,明确建立完善的转移支付制度,清理、整合、规范专项转移支付,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规模和比例,逐步将一般性转移支付占比提高到60%以上。

同时要求省级在安排专项转移支付时,不得要求市县政府承担配套资金。

确保均衡性转移支付增幅高于转移支付的总体增幅,重点增加对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和贫困地区的转移支付。中央、省出台增支政策形成的市县财力缺口,原则上通过一般性转移支付调节。

四川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还表示,部分转移支付实行定向财力管理模式,上级部门不参与具体项目决策,只明确大的使用方向,赋予市县项目决策权和资金管理权,充分调动市县积极性,增强市县财政统筹能力。

简单说,四川省准备以充实县级财力,作为转移支付改革的重点。这个思路非常对。可即便如此,这些钱多少能支持当地产业发展,资金使用如何高效率,本身是个问题。越落后的地方,往往这方面能力也越差。

落后地区县一级缺钱。财经从业人士、观察者网特约作者魏峰先生就曾著文指出:

为什么在多数人的直观感受中,东部和中西部地区的公共财政财力,尤其是人均财力的差距,似乎远没有以上数据显示的如此接近呢?

部分原因是,由于各地本身还有一些其它的收入来源,尤其是城镇土地拍卖收入。在这方面,东部地区和主要大城市的优势仍然极大。同时,中西部地区在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历史欠账,也不是短短几年内就能全然弥补的。

不过,人们感觉中西部地区公共财力依旧远远落后,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在接受中央转移支付以后,各省在内部的省、地市和县级行政区三级财政分配中,对于资金的分配方向有着很大的差异性。

由于没有一个统一的省以下转移支付资金的分配体制,各省的转移支付一直都是自行制订办法、制度,但条件类似地区的做法还是相当接近。

根据统计,东部省份向地县两级财政转移支付的规模,都高于本省接受的中央转移支付资金的80%,其中,广东、江苏、浙江甚至超过了本省接受中央转移支付的总额。

也就是说,他们的省财政不但不分一点中央转移支付,而且还再拿出了一部分自有财力来补贴地县。

但除四川外,中西部大部分省区,转移给地县级财政的资金,都低于中央转移支付的80%。而在地级和县级财政的分配中,状况也类似,更进一步强化了东部地区比中西部地区,财力更向县级等基层财政倾斜的特征;

3转移支付的不公平或加剧区域经济落差。

说直接就是,相对落后地区获得了很多的中央转移支付,但不少钱被截留,基层获得的资金或许没有想象中多。即便拿到了钱,受到的掣肘也很多。

可事实上,县级行政区划,从来都是我国最重要的基层政府,地方基建、民生方方面面都由其负责,钱不够,这些事情怎么可能干好?经济又怎么能发展得更好?

在和省内的中心城市及地级市市辖区比起来,一般的县级行政区各方面争夺能力往往都要差一些。

正是因此,我们总是看到地级市网友抱怨省会城市拿走太多;一些县级城市的网友,又抱怨省内的中心城市和地级市都获得太多,他们获得太少。

现实也提供这样的佐证。城建这些不谈,基础教育、城市或乡村道路,这种本该全国基本均衡的公共产品,越在相对落后的县里越差。

同时,在县内也存在阶梯差距,县城内的中小学无论校舍档次还是教育水平,往往也更高,这种差距似乎还在拉大。

当然,我们不能全怪转移支付没有到位,至少也是个因素。本来就落后,获得点中央支持资金,还被克扣,你说你怎么发展得过别人。

让基层获得更多的转移支付,应该成为转移支付改革的重点。而这需要打破既得利益格局,不容易。

3、为何获得转移支付越多的地方,房地产去库存压力越大?

以2016年获得中央财政支持最多的17个省区来说,“杠杆游戏”(ID:ZhangYinyin0903)发现,这些省区除了成都、郑州、武汉、河北环京及山东几个富裕城市外,整体房价都不算贵。

即便在疯狂的2016年房价也相对平稳,要么微涨,要么不过是回到了此前水平,甚至还有的继续阴跌。

而这17个省区(其实不止这些)的大部分城市,房地产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也就是去库存才是他们的主旋律。

应该说,在这些省区的绝大部分地区,一家两个正常就业,靠自己努力,基本是可以在几年内凑够首付款的。而且可以说,压力比主要一二线城市小太多,比东部地区整体要小。但为何这些城市房地产面临的问题,非但不是热销,而是去库存?

道理其实很简单:

1因为相对落后、欠发达,对人口的吸引力、产业发展、就业能力不足。所以,除了部分本地人外,少有外来购房者,更别说投资者;

2越是欠发达地方,经营城市的能力越差,土地价格越上不去。在前几年房地产整体火热的时候,他们土地出让超过实际需求,因为政府要钱啊,所以大肆出让。后来经济整体滑坡,大形势又不好,库存自然也就累积;

3还有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获得中央财政支持较多的省区,恰恰省区内经济发展不均衡、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发展落差大问题突出。很多省份除了省会,其他城市在全国谈不上影响力。而过强的省会,省内中高端人群缺乏选择,往往都去买省会城市房子了。

最终形成省会对其他区域的虹吸效应。

从这个角度而言,万科年报发布会点名的部分城市,房价可能下跌,确实也有他的道理。详见《为何万科和融创都看“跌”楼市?》,3月28日。

总而言之,获得较多的转移支付和税收返还,很难成为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的杠杆。正如在日前《“东方麦加”的杠杆搏击》一文中,张银银所言,中小城市观念的更新有时候比钱、比政策更有意义;集中精力用好既有资源,是撬动中小城市(镇)特色发展最好的杠杆。

只有这样,相对欠发达的地方才有机会弥补差距,否则差距越拉越大,房价和财富效应越来越吃亏。

相关历史阅读:

《为何万科和融创都看“跌”楼市?》,3月28日

《“东方麦加”的杠杆搏击》,3月27日

“特超大城房价的隐秘世界”系列:

福州 | 重庆(来稿)| 青岛 | 成都 | 武汉 | 长沙(来稿)| 郑州 | 南京 | 杭州 | 苏州 | 沈阳 | 合肥 | 天津 | 深圳 | 广州 | 上海 | 北京

杠杆游戏”已入驻以下平台

微信、天天快报、财新网、知乎、一点资讯、百度百家、WiFi万能钥匙、今日头条、网易新闻、新浪财经头条、搜狐新闻、界面、UC云观、脉脉、新浪微博、分答

分享,也是另一种赞赏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