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香港会迎来第二春吗?24年来最重大金融改革推出!

香港会迎来第二春吗?24年来最重大金融改革推出!

摘要:明年的港交所应该会有更多惊喜

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

撰文|张银银

时隔24年,香港最重大的上市制度改革方案终于出台!意义可谓非凡。

最最重磅的一条是:同股不同权的新经济公司——诸如曾经被无情拒绝的阿里巴巴此类模式,终于可以亮相港交所了。

近日,港交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港交所计划在明年一季度推出上市规则的细则咨询。在二季度总结并公开相关结果之后,最早明年二季度,将会落地,符合条件的公司就可以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

至此,香港终于打响了她的金融保卫战——在杠杆游戏看来,其意义不止于此。这是香港捍卫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突围中国经济版图位次的重要举措。

1、创下香港24年来最重大的上市制度改革无疑

重磅的改革远不止于上面提到的,支持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的请求。根据港交所官网,主要的变革在这三块:《主板规则》新增两个章节,容许(i)尚未盈利 / 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发行人;及(ii)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发行人,在作出额外披露及制定保障措施后在主板上市。

亦建议修订现行有关海外公司的《上市规则》条文(及相应修订2013年《联合政策声明》),设立新的第二上市渠道,吸引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又或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主市场的“高级上市”分类上市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发行人来港。

简单来说就是:支持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放宽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限制;放宽香港作为第二上市渠道的限制。

其中,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的预期最低市值须达100亿元,若市值低于400亿元,须通过于上市前的完整财政年度录得10亿元收入的较高收入测试。未有收入公司若根据《主板规则》新增的生物科技公司适用章节申请上市,预期最低市值须达15亿元。

而选取生物科技公司,作为拓宽市场准入予初创阶段公司的第一步,是由于生物科技公司的业务活动多受严格规管,亦须遵循监管机制所定的发展进度目标,即使仍未收入及盈利等传统指标,仍可为投资者提供一个对公司进行估值的参考框架。

此外,处于未有收入的发展阶段,而又寻求上市的公司中,大部分都是生物科技公司。该等发行人须遵循除财务记录要求以外,与其它主板申请人一样的监管要求。

其实早些时候,关于建议港交所放开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的声音就已经甚嚣尘上,但争议较大,这一次终于落地。

用李小加所长的话来说就是:“这不是一次容易的改革。作为香港市场近20多年来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改革,它从一开始就面对前所未有的争议,尤其是是否接纳不同投票权架构、未盈利公司上市等议题,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市场都是不容易抉择的监管选择题。”

不管怎么样,这一步总算迈出。

2、香港资本市场再不改革就要错过新经济大潮,急需大规模新股入市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先生曾炮轰港交所的上市规则,说其是几十年前的设计,适合地产商、银行、金融机构及传统零售商,但与初创企业以及新业务企业并不相关。

当然,我们都知道,香港曾经拒绝了为阿里巴巴的股权结构而修改上市规则,才会有之后阿里巴巴远赴美国,最终在纽约上市。

马云的这个吐槽并不是个例。

一直以来,香港和美国都是内地公司寻求上市的主要境外资本市场。根据公开报道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底,香港上市的中资股高达1007家,包括250家H股、158家红筹股、661家中资民营股。

美国则比香港要少得多,中概股此前的统计仅175家。可见相对于美国市场,港股市场对内地企业的吸引力更大。

但杠杆游戏查阅资料发现,香港市场IPO集资规模在经历2010年的4.45千亿港币高峰之后,2012年骤降到0.9千亿港币。2017年年初到现在,尽管IPO的数据达到历年最高的160起,但集资规模却是这几年的第二低:仅为1.3千亿港币。

这说明了什么?香港市场急需大规模新股入市。而这几年是新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香港却因为制度问题错过了大部分的好公司。

纳斯达克交易所、纽交所的新经济企业市值占比分别高达60%、47%,香港却少得可怜,杠杆游戏没有记错的话,仅为个位数。

所以,与其说香港市场选择了改革,不如说香港不得不改革了!

3、打响香港城市地位保卫战

一直以来,杠杆游戏对香港的总体印象就是:这是一座开放包容的城市,是世界级的金融中心,购物天堂这样的称号就不用说了,看看活跃在我们微信中的各种香港代购就知道。

但另一方面,在金融创新上,香港似乎有些裹足不前,本来在金融领域有很强竞争力的香港,甚至不如新加坡、深圳的动作来得更大,这导致一些科创企业弃港投深。

比如说世界上最大无人机公司大疆创新(DJI),一开始是在香港科技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构想出来的,但现在人家却在深圳扎了根。

新加坡也是,里昂证券(CLSA)利用Tech in Asia的数据汇编的一份新加坡金融科技创业企业名单包括了近180家公司。相比之下,香港可比名单的长度将不到新加坡的一半。

当然,香港也有一些相关的创新计划,不过要想重建香港金融影响力,仅仅是小范围的动作还远远不够。

对于香港来说,这一次改革,是打响香港城市地位保卫战的关键一枪。而对于投资者而言,诚如李小加先生所言,“将来也会有国际公司来港上市,无论是新经济还是传统经济,在互联互通机制下,可以把世界的机会带给内地投资者,让他们的财富可以在安全可控的环境下在全球范围内有效配置。”

明年的港交所应该会有更多惊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