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重要基础工程快完成,房地产税呼之欲出?但别指望它降房价

重要基础工程快完成,房地产税呼之欲出?但别指望它降房价

摘要:决定房价的短期因素:一是土地供应,二是货币政策。房地产税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

撰文|张银银

喊了很久的房地产税,似乎从未像最近一样感觉离我们如此接近过。先有财长发文,今天,又有媒体报道,国家土地总督察办公室透露,房地产税推行的最基础工作:房屋登记资料移交专项督察工作取得重大进展。

截至目前,全国房屋登记资料的移交工作已完成9成,这对于助推不动产统一登记工作的意义不言而喻。

1、2018年,不动产全国联网可期!

记性好的杆友可能还能回忆起,早在今年三月,国土部就曾经表态:2017年也就是今年,是不动产登记任务的决战年。

力争在今年年底之前,全国所有市县的“不动产统一登记”的房源信息,将全部接入国家级平台。也就是今年过去之后,一个人在全国买过几套房,只要进行过登记,就有望依法查询。

根据今天(12月29日)的报道,国家土地督察机构的资料移交的工作是从今年9月开始,预计明年1月结束,按照目前已经移交了9成的进度。杠杆游戏认为,照此进度,明年1月完全搞定应该没太大难度。

到那时,万事俱备,联网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这步调也基本符合今年初所说的预期。

中国的不动产联网登记喊了多长时间,估计大家都已经视觉疲劳。依稀记得多年前,还在读书时,就曾说过要全国联网,那是还傻傻的分不清房产税和房地产税到底有啥区别。

时间过了这么久,孩子都已经能打酱油,说好的联网依然未曾实现,可见这其中的阻力有多大。

毕竟在中国拥有多套房的人大都非富即贵,可以说是既得利益者,要想实质性推动确实不易。

要知道全国联网后,一个人有几套房可是一目了然,房叔房姐们,底裤一下子被看穿,岂不是很难看。

不过时至今日,房地产税的推出已经是大势所趋,不过虽然说是可以全国联网信息可查,但相信对那些非富即贵的大佬们,影响也并不会有多大。毫无疑问,暂时不可能随便给人查别人房子。

且玩到那个级别,想隐匿几套房子,又有多难?何况,有些配置到国外去了。

就像这一轮房价大涨,收割的也只是中产这一群韭菜,而至于真正的财富拥有者们,又何曾伤他们分毫?扯远了。哈哈。

不过杠杆游戏还是很乐观,毕竟追了很久的剧情终于盼到了快要结尾,很激动。不动产全国联网后,至少不用再去硬生生地去扒各地的统计年鉴,从中找到一些线索,来分析我国的房屋总量、空置数量究竟有多少了。

当然,前提是房产数据公开。

2、何时开征房地产税?2020年确是关键节点

全国联网结束之后,房地产税的推出,接下来就是走一般程序,开征新税种需要经过法律草案起草、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公开征求意见、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最终开始执行等程序。

有些甚至需要走全国人代会程序。

到底什么时候开征?杠杆游戏此前分析了,2020年这个节点值得注意。

2014年6月30日通过的《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也要求,2016年基本完成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重点工作和任务,2020年各项改革基本到位,现代财税制度基本建立。完善税收制度作为三大任务之一,主要涉及六个税种,房地产税是其中之一。

前几天(12月20号)财政部部长肖捷也在《人民日报》刊文《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说的:“新开征税种,一律由法律进行规范;将现行由国务院行政法规规范的税种上升为由法律规范,同时废止有关税收条例。力争在2019年完成全部立法程序,2020年完成“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改革任务。”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肖财长发文的第二天,《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产品中央厨房的麻辣财经栏目,就刊发记者文章解释“落实税收法定原则”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新开征税种,一律由法律进行规范;二是已经开征的老税种,要抓紧立法。

前述的税收法定时间表说的是第二种情况,而房地产税是新税种,2019年完成全部立法程序,不是指房地产税立法。

文章同时还说,在房地产税立法还在路上的时候,现在就谈征收模式和估算方式为时过早,所有的征收方式只能算是一种思路。这又说明了啥?

但即便如此,2020年多半是个关键性节点。

3、房地产税和降房价之间存在天大的误会!

总而言之,不管是不是2020年开征,房地产税已经不再是数年前纸上谈兵的调调了。不是2020年,也会是后面很快的几年。

其实大家如今对房地产税讨论如此火热,最大的一个期待还是希望能通过它控制房价,炒房的则是想搞清楚它到底能不能让房价下跌,让自己吃亏。

杠杆游戏在之前的文章里就说了。千万别指望通过房地产税来降房价!甚至是房地产税算不算是楼市调控机制的一部分,这都有待商榷。毕竟搞不搞楼市长效机制体系建设,房地产税都是要征的。

只能说从时间进度和社会期待上来看,房地产税似乎算是“长效机制”的一部分。

而之所以要开征这个税,最大的原因还是完善税制改革,为地方政府提供稳定的收入来源。

1994年实行中央地方分税制后,收入大量上收至中央。中央财政收入占比从1993年的22%跃升至1994年的55.7%,随后略有波动,2016年达到45.34%。

造成的局面就是,中央政府富,基层政府税收却日渐萎靡,最终被迫走到“土地财政”的路上,而土地财政的弊端有多明显,大家都不言而喻了。当然,话说回来,不管我们分税制搞不搞,地方发现卖地来钱快,都会经营土地财政。

此前杠杆游戏就分析过,从种种信号看,房地产税会赋予地方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也就是怎么征、怎么免、怎么暂免,都可以商榷。这么大的灵活性,只要经济需要,你懂的,就可以毫无杀伤力。

还如上所述,既然土地财政不可避免,而决定房价的短期因素也一直没变过:一是土地供应,二是货币政策。那么,无论房地产税开征或是不开征,和前面两个主要因素相比,其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美国都已经全面减税的如今,我们唯一可以期待的是:房地产税来得慢一些。

The more we share, The more we hav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