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中欧班列9年来,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到底谁是“一哥”?

中欧班列9年来,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到底谁是“一哥”?

摘要:开行列数谁第一,是个谜(欢迎关注杠杆游戏)

撰文|张银银&编辑|欣欣然

没有一个不沿海的大城市不想做内陆国际物流枢纽。

除了机场货运能力的建设和争夺,铁路物流枢纽,特别是中欧班列的竞争,诸多城市都铆足了劲。

激烈的竞争背后,各种补贴、空箱乱象过去一些年层出不穷。

以至于前几天,杠杆游戏看到21报道,中欧班列出现“拥堵”,国铁集团要求暂时削减部分运力

拥堵在我看来是好事,只有乱才会有治。只有多到铁路都拥堵,才会把通道、资金更多用于有货运价值,或者说价值本身很高的货物上。

接着7月6日,国社发布消息,发改委已于近日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2亿元,支持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等5个中欧班列枢纽节点城市开展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示范工程建设。

在楼市小阳夏和股市大牛市的背景下,这两条产经和区域经济的消息,被淹没,背后的意义其实挺值得一说。

中欧班列9年来,到底运行状况如何?各大开通中欧班列的城市,运输情况和货值成色咋样?

1、开行列数谁第一,是个谜:西安说蝉联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综合评价全国第一;成都说年度和累计开行量位居全国第一;重庆说重箱折算列数、货值第一

因为2020上半年刚结束,很多城市相关数据尚未发布,所以杠杆游戏今天以2019全年数据作为参照。

年度数据,放到全年周期中去看,很大程度上说,也更有比较意义

先看全国,国铁集团发布权威数据显示,2019全年开行中欧班列8225列、同比增长29%,发送72.5万标箱、同比增长34%,综合重箱率达到94%

有意思的是,我在统计开行超过1000列的城市时发现,除了重庆,都没有披露各自的综合重箱率。

而空箱问题,2019年以及此前多年,都曾引发过媒体关注。

具体来看城市,西安称2019年开行2133列,按说是全国第一。不过,这个数据包含亚洲方向的车次

我注意到,西安方面的措辞是,开行量、重箱率、货运量等核心指标均位居全国前列,蝉联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综合评价全国第一。但这个第一是谁评价的呢?

这次发改委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等5个中欧班列枢纽节点城市,开展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示范工程建设,放第一的是郑州。

2019年成都市统计公报显示,该市2019年中欧班列开行1551列。四川卫视四川新闻曾报道说,是1576列。杠杆游戏采信统计公报的数据。

成都说年度和累计开行量位居全国第一。

重庆总的开行列数为超过1500列,更精确数字没有披露。

所以仅中欧班列,不含亚洲方向,到底是西安多,还是成都多,或者重庆多,其实是个谜。

重庆市口岸办披露,2019年中欧班列(重庆)全年开行重箱折算列超1500班,位居全国第一;货值超过500亿元,位居全国第一

重箱折算列,是2019年4月,中欧班列运输协调委员会《中欧班列质量指标评价体系》文件提出的。

重箱,指装载了货物的集装箱。重箱折算列,则指每41个重箱可折算为一趟班列

而以往,各地中欧班列均以“自然列”为统计数据,导致开行数量往往有“注水”的情况,媒体也关注了很多次。

但有趣的是,这个更加科学的指标,除了重庆,没有一个城市使用。

接着乌鲁木齐、齐鲁、郑州的开行列数也过千,如上图。

其中,齐鲁和郑州的统计列数,不止欧洲,都包含亚洲方向。齐鲁是山东多地开行合计统计,非一个城市。

货值方面,只有重庆(超500亿元人民币)、郑州(33.54亿美元)发布了年度数据,成都有半年数据,25.2亿美元。

当然,不排除杠杆游戏能力有限,部分数据未统计,望杆友批评、补充。

此外,义乌、长沙、合肥、赣州、武汉、苏州、厦门等城市,开行数量或货值也不错。

2、通道拥挤,支持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5个城市,很有意义

综上,我们可以发现,为什么这次发改委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等5个中欧班列枢纽节点城市,开展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示范工程建设——这几个城市的相关指标,确实不错,从区位和经济角度也是内陆优势明显的

同时,通道拥堵,没有办法和可能,再像过去一样,任由发展。更别说各种低效率运营。

以后,效率、减少补贴,按照商业规则办事,才是主流。

按照《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到2020年国内中欧班列开行总量达到5000列,但2018年已经超过这一目标,达到6300列,2019年增长到8225列。

还比如,杠杆游戏注意到国铁集团的数据,今年前5个月,中欧班列累计开行3953列,发送货物35.6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28%、32%。

2016版中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图  图片来源|中长期铁路网规划·铁路小亨(特此感谢)

21的报道就说,若口岸的积压问题获得解决,预计2020年全年可突破1万列大关。如此大的增长,以及未来更高的基数,不可能放任生长。

铁路和海运比,终究是很有限的。加上要跨越多个国家,还有不同的铁路轨道规格等因素,对效率本身就有影响。

所以促进中欧班列开行由“点对点”向“枢纽对枢纽”转变,加快形成“干支结合、枢纽集散”的高效集疏运体系,意义很大。

且必须运输具备一定经济价值,有市场意义的产品。

上述5个城市,未来要承担的就是这个职能。

在5月份发布的《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到:

支持新疆加快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形成西向交通枢纽和商贸物流、文化科教、医疗服务中心。

支持重庆、四川、陕西发挥综合优势,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和开发开放枢纽。

积极实施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构建陆海联运、空铁联运、中欧班列等有机结合的联运服务模式和物流大通道。支持在西部地区建设无水港。优化中欧班列组织运营模式,加强中欧班列枢纽节点建设。

鼓励重庆、成都、西安等加快建设国际门户枢纽城市。

在2019年发布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中,也明确:

着力打造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充分发挥重庆位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交汇点的区位优势,建设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发挥成都国家重要商贸物流中心作用,增强对通道发展的引领带动作用。

国际形势风云突变说了这么多年,这一回真的不一样,在“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中欧班列的意义更加凸显。

2个亿的补贴很少,分到一个城市才4000万元,但是背后的深意却很足。

3、国际物流通道的魔力

说完中欧班列的今天,杠杆游戏想回溯下历史。

10来年前,当时的IT巨头惠普还在犹豫,要不要把生产基地放在非沿海城市重庆?

重庆官员说,“世界是平的”。

他们和惠普高层一起举着地图,大致画了条从重庆至德国杜伊斯堡的线路,我国首条中欧班列——“渝新欧”呼之欲出。

在当时的铁道部(今天的国铁集团),以及多部委的支持下,2011年春天,首趟运载着惠普电子产品的“渝新欧”班列,抵达德国杜伊斯堡。

后来的重庆成为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

再后来,重庆逐渐形成5000亿元级别的电子信息产业,超过该市传统的汽摩和机械制造产业,成为其第一大支柱产业,至今依旧是。

这一成就,显示了一条稳定、便捷、不算太贵的出口物流路径,对于产业集聚、发展的作用

当然意义还不止于此。

在传统电子信息制造业发展的同时,进一步围绕“芯屏器核网”发力,连续举办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重庆逐步脱胎换骨,实现产业赛道的转换升级

就在不久前,紫光集团发布公告:

清华控股和健坤投资同意紫光集团增资扩股,引入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指定的两江产业集团或其关联方。增资扩股完成后,清华控股、健坤投资、两江产业集团或其关联方三方,最终各持有紫光集团三分之一股权。

紫光集团是我国最大的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但这两年三引战投,清华校企紫光集团改制跌宕一直故事很多。

要做中国的三星,这条路非常艰险

详见杠杆游戏的朋友川渝横贯线所写《重庆重磅加持紫光集团》(6月4日)。

从武汉长江存储,到日媒近期的报道,紫光集团今年底前要启动 DRAM 重庆厂的建设,预计2022年实现量产,该集团将投入人民币8000亿元发展DRAM业务,欲摆脱对海外供应商的依赖。

重庆全力入局紫光集团,意义不亚于当年惠普的谈判,实际上也与国运绑定在了一起。同时,这也是一座城市产业集聚后进阶、升级的爬坡和努力。

集成电路是我国的软肋,一条通道无法实现高精尖的突破,但通道开放的象征,拥抱世界的心态、万亿级的资金笃赌、积极的进取,是我们成为集成电路大国的必由之路。

“渝新欧”的示范,可以吸引如此多的城市跟进,背后的逻辑,我想杆友更加明白了。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杠杆游戏任何文章之观点,皆为学习交流探讨用,非投资建议。用户据此进行的一切投资,请自负责任。文章如有疏漏、错误欢迎批评指正。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