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温州首富反复质押!公司业绩下滑显著,新湖中宝到底啥情况?

温州首富反复质押!公司业绩下滑显著,新湖中宝到底啥情况?

摘要:到底谁坑了谁?(欢迎关注杠杆游戏)

撰文|张银银&编辑|欣欣然

2020年,对于温州首富黄伟来说,是对立极端、魔幻的一年。

在胡润的榜单上,他再次登顶温州首富;同时,他的新湖系(包括上市公司新湖中宝)好像又很缺钱,不停在融资,定增、资产支持ABS、股票质押……还有甩卖资产。

长江商报的记者做过统计,2019年7月至今,新湖中宝已经出售多笔资产,交易总价接近200亿元。而对象,有绿城,也有我们熟悉的“白衣骑士”融创。

对于部分主要喜欢房子的杆友来说,肯定要问,新湖中宝是谁啊?新湖系搞什么的?

是的,这是一个浙江以外有点陌生的名字,因为在地产圈它的地位确实不够高,总盘子不大。但杠杆游戏又要说,比公司的“成分复杂”、玩得嗨,恐怕又没几家房企可以比。

神秘的新湖,2020年到底是在断臂求生,还是腾挪新的天地?用数据读懂经济中的杠杆和泡沫,杠杆游戏和大家一起来看看。

1、新湖中宝多项经营数据下滑显著

9月时,我朋友杠杆地产搞了个房企中报观察系列,其中一篇写了《新湖中宝的“红线”》(9月4日)。

当时,也就是2020上半年,新湖中报的多项指标表现不太好。那么到了3季度末,新湖中宝过得咋样了?

三季报是这么说的(杠杆游戏只是搬运、精炼了一下):

第一,营收同比继续下滑。前三季度,新湖中宝只录得80.25亿元营收,2019年同期则有110亿元出头。同比下滑了27.45%。

当然,也还算不错,上半年时下滑更是高达34.92%。降幅起码收窄了。

第二,利润指标不是看上去那么好。前三季度,归属净利润有27.3亿元,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11.27%。去年同期为24.6亿元。

看上去似乎不错。但如果继续看,扣非净利润则要低很多,9.56亿元。去年同期为25.4亿元。

也就是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了62.37%,如果看环比,扣非净利润滚动环比下滑也是高达62.05%。

第三,现金流指标不太好看。比如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6.40亿元,去年同期为1.27亿元。

同比下滑高达605.19%。三季报解释说:

主要系本期汇算清缴所得税金额多于上期,及上年同期收到土地收储款所致。

同时,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94亿元,去年同期尚有6.70亿元。同比下滑173.79%。

另外,杠杆游戏还注意到,前三季度,新湖中宝筹资活动现金流入小计262.7亿元,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199.8亿元。基本上也就是借新还旧。

还有一些有趣的经营和财务指标,我就不一一列举。

2、新湖系金融、高科技坑了地产,还是地产没带动公司?

记性好的杆友应该没忘记,去年秋冬时警方对“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

而“51信用卡”背后,除了多家知名机构和投资人“踩雷”,其中包括嘉实投资、天图投资、前海母基金及私募大佬王亚伟、盛希泰等。还有大佬新湖系——“51信用卡”第二大股东。

当时杠杆游戏写了篇文章,《51信用卡背后,江浙地产大佬的秘密》(2019年10月23日)

在中国民营金融族系中,新湖系早就赫赫有名。杠杆游戏展示一下新湖中宝的官网截图,我觉得一切尽在不言中。胜过千言万语。

上图是金融板块。新湖中宝的官网是这么介绍的,公司1999年在上交所上市,主营业务为高科技、地产和金融服务等。

当然,杠杆游戏此前就发现一个细节,新湖中宝作为上市公司并没有真的那么早。今天上市公司新湖中宝的前身,以前是中宝戴梦得,1999年6月上市。

说回新湖中宝的简介,“高科技”介绍排第一。

公司按照国家产业转型方向,前瞻投资于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半导体、智能制造、生物医药等高科技企业,是趣链科技、邦盛科技、万得信息、宏华数码等一批拥有领先技术和市场份额的高科技公司的重要股东,其中众多企业拥有国际领先的自主技术,并拟在科创板上市。

下图是金融机构科技板块。

新湖中宝介绍自己,拥有银行、证券、保险、期货等多家金融机构的股权,是中信银行、温州银行、湘财股份、新湖期货、阳光保险等机构的主要参股股东。

新湖系的往事大概是这样的,外界都说,新湖系老板黄伟喜欢炒期货。据说早年通过租赁专柜出售眼镜完成原始资本积累,此后在“认购证”、“3·27国债”等中国资本市场早期风浪历练,后成为颇具知名度的职业投资人。

包括后来被某邦控制的成都农商行,新湖系才是前辈。早在11年前的2009年,新湖中宝就出资6.525亿元,获得4.875亿股股份,占比为9.75%。不过后来慢慢稀释了。

黄老板很多优秀战绩,杠杆游戏就不一一举例。铺垫了这么多,要说的是转折点。

这些年来,新湖中宝紧跟时代节奏,入股或投资了多家互金相关企业,直到“51信用卡”事件发生。

而此前的2018年,原银监会公布实行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四条显示:

“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

接着,《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对外公布,对于证券公司控股股东的要求相当严苛:

持有证券公司50%以上股权的股东,或者虽然持股比例不足50%,但其所享有的表决权足以对证券公司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股东,净资产不能低于1000亿元。

从此,新湖系也好,其他民营金融系也罢,又开始了去杠杆或夹起尾巴过日子。经历了2017年开始的打击金融财阀,金融监管收紧了。

如果联想到近期对蚂蚁集团上市的临门叫停,相关约谈,此处省略一万字。

就像新湖中宝中报所披露的,其外投资所产生的联营企业中,共有11家公司在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收益为负,其中有8家为高科技企业,亏损企业的数量也是呈上升趋势。

总的来看,2017-2019这3年,新湖中宝营收逐年略有下降,2017年175亿元、2018年172亿元、2019年148亿元。

同样下滑的还有归属净利润。如下图,近4年从近60亿元,下滑到20亿元出头。

对了,新湖中宝相对其他房企,是典型的慢周转模式,开发周期长、周转慢。前3季度,销售还不到100亿元。据说房子质量不错。

企业搞这么大,现金流太重要了。短期要还的各种钱100多亿元,现金有点覆盖压力。2019年开始,新湖中宝开始出售多个资产,如文初所述。

3、资金压力到底多大?公告里质押、解压看上去真不少

日前,新湖系旗下公司湘财股份计划向市场募资60亿元。

新湖对外宣称这60亿元募资将被用来改善湘财证券的资产状况,收购大智慧15%股权,并让二者实现协同发展。

不过有趣的是,湘财股份母公司新湖集团这一年多,好像又一直在减持大智慧股份。

这让人迷惑了。

这一年来,新湖系在资本市场上的操作很多,我就不一一举例。今天杠杆游戏主要说新湖中宝的反复质押、解压。

我们看最新12月19日的“控股股东股份质押解除的公告”。

本次解质股份 260,000,000

占其所持股份比例 9.33%

占公司总股本比例 3.02%

解质时间2020年12月17日

接着看细节,剩余被质押股份数量,1,471,393,504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52.80%,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7.11%。

持股数量(含一致行动人)剩余被质押股份数量,3,143,333,644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64.03%,占公司总股本比例36.55%。

这堆数据,杠杆游戏简单说一句话,解压了一点,质押的还多着啦。

类似的解压、质押公告,如果去看新湖中宝官网,一页就好几个。

3季报时,杠杆游戏注意到一些股东质押的细节。如下图。

这些质押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三季报进行了阐释:

黄伟先生为新湖集团的控股股东,浙江恒兴力为新湖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宁波嘉源为新湖集团的控股子公司。黄伟先生、新湖集团、浙江恒兴力、宁波嘉源为一致行动人。公司未知其他股东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简单说,上述质押图表我画框的,都是一致行动人关系。

显然,他很需要钱。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杠杆游戏任何文章之观点,皆为学习交流探讨用,非投资建议。用户据此进行的一切投资,请自负责任。文章如有疏漏、错误欢迎批评指正。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