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银银 > 江苏超广东!湖南上位,东北辽宁最惨!前三季度资金流向榜

江苏超广东!湖南上位,东北辽宁最惨!前三季度资金流向榜

摘要:河南社融增量未守住中部第一,且同时被湖南安徽超过(欢迎关注杠杆游戏)

撰文|张银银&编辑|欣欣然

各省市前三季度经济数据陆续发布,从中我们看到一些细微的变化。

经济运行背后,和资金的流向关系密切。

日前,央行发布了2021年前三季度地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表。

 

2021年2月,杠杆游戏写过《2020年全国热钱流向表:山东超过北京》(2月2日)

通过当时的数据,我发现2020年,全国社融增量,广东再次坐上一哥,东三省普遍惨。

2021年前三季度,钱到底流向了哪里?哪些省份或者背后对应的城市,是大赢家,他们的经济运行潜藏着什么可能。

这一切,从央行地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表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1、江苏微弱优势取代广东,夺回社融增量东部霸主,也是全国第一,山东继续力压北京

根据央行的初步统计,2021年前三季度,我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4.75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87万亿元,比2019年同期多4.14万亿元。

总体来说,2020年放了水,所以2021年有些变化,大家都是明白的。

具体的新增结构、投放模式,杠杆游戏就不多说。这不是今天的重点。今天主要谈谈各省份社融增量情况,请看下面杠杆游戏制作的图。

2021/2020年前三季度地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排序 数据来源|央行 制图|杠杆游戏·张银银

从东部地区说起吧。如上图,无论2020年前三季度,还是2020全年,广东融规模增量都比江苏要高。杠杆游戏长期关注这一数据,曾经江苏也比广东高过。

2021年前三季度,江苏社融规模增量从广东手上夺回第一。

优势比较微弱。江苏2021年前三季度社融规模增量为30078亿元,同期广东为29788亿元,差距可以说非常小。

经济大省浙江则无可争议蝉联社融增量第3,2021年前三季度社融增量为26897亿元。

这个数据和广东的差距,比起经济总量的差距,明显要小。

图表来源|山川网(特此感谢)

如上图,2021年前三季度,广东GDP达到8.8万亿元,而浙江为5.3万亿元左右。

于此,我们可以感受到浙江的经济活力。

值得注意,江苏、广东、浙江三个省占全国社融增量的比例,都超过10个点,真是强省。

而同样经济大省的山东,排第4,也非常强劲,社融规模增量达17416亿元。

另外如上图,2019年全年,社融规模增量北京是高于山东的,2020年山东对北京实现了反超,如今继续站稳位置。

当然比浙江要低一些,而GDP上,山东是长期高于浙江的。

不管怎么说,非常厉害,这个社融增量比中西部很多还不错的两三个省份加起来都要高。

接下来,东部地区北京(9687亿元)、上海(9170亿元)、福建(8826亿元)、河北(6680亿元)、天津(2325亿元)、海南(730亿元)。

值得一说的是,如杠杆游戏上文所述,2021年前三季度全国社融规模增量是下滑的,因此我们注意到多数省份相较于2020年同期,这一数据都是下滑的。

但也有例外,比如东部地区江苏略微增长,而广东则是减少的,所以超过广东也就顺理成章。

东部地区下滑较大的是天津,2020年同期社融规模增量尚有4206亿元,如今下滑至2325亿元在,这个幅度实在是……

从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看,如上图,天津增速居于各省区市中游,但低于全国。

我们知道,钱跑去了哪里,新钱热衷去哪里,那里的资产价格容易上去。在年初的几个月,东部部分地方确实有这个趋势,但接下来调控实在太牛了。

2、河南社融增量未守住中部第一,湖南上位,且同时被安徽超过

中部社融增量第一不再是河南,而是湖南。

前三季度,湖南社融规模增量8379.亿元,同期河南为7711亿元。

如上文第一部分图,此前河南是中部第一,比如2019、2020年都是高于湖南的。

更好玩的是,安徽也暂时超过了河南,前三季度社融规模增量8306亿元,和湖南差距不大。

显然,和经济总量全国第5的位置比起来,河南这个社融规模增量是不够令人满意的。

2020年同期,河南这一增量为10544亿元,2021年下滑有点多。

如果看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速,杠杆游戏发现河南实际增速只有7.1%,处于全国各省区市倒数。而安徽增速高达10.2%,高于全国。当然河南今年有特殊情况。

2020年超级黑天鹅事件后,湖北展现出较强的复苏能力,全年下来社融增量10433亿元,守住了自己中部第3的位置。

但2021年前三季度仅为7376亿元,低于湖南、安徽、河南。

从经济总量上说,湖北排名中部第二,仅次于河南,这个社融规模增量,显然是不够满意的,起码应该能中部前三。

值得一说的是,2020年前三季度,湖北的社融规模增量也是中部第四,全年实现了对安徽的超越。

接下来,中部地区的江西社融规模增量6717亿元,山西2467亿元。和2020年同期比起来都下滑,特别是山西下降比例较高。

2020年同期,山西这一增量为4106亿元。

3、西部社融增量第一四川,重庆老二不变,云贵及宁夏绝对下滑比例较高,黑马内蒙古

从经济总量说西部的四川比中部大省河南要低,但社融规模增量,中部前3的湖南、安徽、河南都被四川超过。

2021年前三季度,四川社融规模增量10757亿元,对湖南、安徽、河南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

当然四川的经济总量是高于湖南、安徽的,社融规模增量比他们高是理所当然的。

值得一说的是,2019年社融规模增量四川为9653亿元,河南当时为11323亿元,河南更高,和两者的经济地位一致。

到了2020年,河南社融规模增量为11472亿元,被四川的14334亿元超过。

此前,杠杆游戏写文章说,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跻身我国城镇化空间格局第一层次,展现出了经济魅力、资金吸引力、融资借钱能力。

四川省总体受益,这是必然。

西部的老二也没啥变化,还是重庆,社融增量为5869亿元。

此前杠杆游戏注意到到一个现象,陕西经济总量,比重庆要高。但社融增量低于重庆。

更好玩的是,广西的社融增量为5470亿元,2020年同期为6470亿元,2020全年为7089亿元。而陕西2021年前三季度为5396亿元,略低于广西。

2020年同期、2020全年,陕西这一数字为5827亿元、6407亿元——竟然都不如经济总量更低的广西。

社融增量这个情况大概说明3个问题:

第一,在西部,经济活力、融资的活跃度,总体上说重庆比陕西大一点;

第二,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国家战略背景下,这个情况也不意外;

第三,陕西经济虽然比重庆、广西总量高,但复兴任重道远。

接下来,西部地区贵州的社融增量为3888亿元,新疆3791亿元,云南3737亿元,甘肃2230亿元,内蒙古2100亿元,西藏440亿元,青海352亿元,宁夏233亿元。

注意,贵州、云南2020年同期都有5000亿元的社融规模增量,2021年下滑还是不低。

同样下滑幅度较大的还有宁夏,2020年同期宁夏这一数字为670亿元。

内蒙古是少有的社融规模增量高于2020年同期的,当时内蒙古为2043亿元。算是一个黑马。

当然此前的2019年内蒙古社融增量1492亿元,2020年下降至1095亿元。如今反弹。

4、东北辽宁最惨

东北3雄,近些年的经济情况大家都是知道的,杠杆游戏不多说。

2021年前三季度社融规模增量,吉林2457亿元,黑龙江1564亿元,辽宁-611亿元。

图表来源|山川网(特此感谢)

和2020年同期比,显然都是减少的。特别是辽宁的数据,实在是……

如果看上文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表的详细数据结构,会发现,东三省的融资问题、债务问题,尚有很多需要解决。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杠杆游戏任何文章之观点,皆为学习交流探讨用,非投资建议。用户据此进行的一切投资,请自负责任。文章如有疏漏、错误欢迎批评指正。



推荐 0